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柴繼軍:不做個二三十年 那不叫文化企業

2015年11月19日 10:56 來源:中國青年報 鍾天騏

  

  11月8日臨睡前,視覺中國集團執行董事柴繼軍照例在朋友圈發佈了一組圖片。

  一個潔白的盤子裏躺着一張新聞記者證——柴繼軍選這張圖片打頭陣,並配上註解:“今天是記者節,至今還記得離開報社在人事處交還記者證那一刻的複雜滋味。”

  這個月開始,柴繼軍有了一個新習慣——每晚臨睡前,挑選當天9張自己最喜歡的圖片併發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裏。或許是因為記者節的臨近,勾起了這位國內最大的視覺內容互聯網版權交易平台創始人十多年前扛着“長槍短炮”跑一線的青春記憶……

  我媽説,你是不是瘋了?

  1996年,22歲的柴繼軍從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系畢業後,選擇做一名攝影記者和圖片編輯。由於當時互聯網尚未普及,每天處理全國各地攝影師用特快專遞寄來的圖片成為圖片編輯的工作內容之一。但由於題材和版面所限,實際上能用的只有一小部分,剩下的往往會被扔掉。儘管這在各大報社都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但柴繼軍卻覺得非常可惜。

  作為攝影記者的柴繼軍知道,拍一組好圖片很不容易,有一些圖片甚至需要冒着生命危險,箇中滋味唯有自知。於是,他開始嘗試把一些報社沒有選中但質量較高的攝影作品留起來,以供其他媒體同行挑選。“我當時就一個囑託,一定記得給投稿者寄稿費!”久而久之,柴繼軍結識了一批優秀的的媒體朋友和攝影師朋友。

  2000年4月的一天,柴繼軍和一位同事李學凌正在搭檔做一個關於張朝陽、王志東等互聯網人物的選題。在單位食堂吃飯時,李學凌對他説:“互聯網概念很能燒錢,我們做一個能賺錢的生意如何?”柴繼軍想到了自己為人推薦圖片的事兒。

  因身在攝影圈,非常清楚行業需求和痛點所在:一邊是作者很難精準地為作品找到合適的“婆家”,造成圖片資源的大量浪費;一邊是成百上千家報刊、出版社等因為與拍攝者缺乏溝通,編輯們每天都為缺少好圖片而着急、苦惱。很少有媒體建立自己的圖片數據庫,攝影師和圖片需求機構之間因缺乏一個平台提供服務,效率才非常低。

  於是,兩人一拍即合。當然,最重要的是得益於當時互聯網在中國已經開始興起,兩週後,網站搭建完成。攝影師可以隨時隨地將圖片通過網絡上傳,客户付費後獲得授權下載,攝影師可通過後台看到下載記錄,然後與網站分成。2000年5月1日,網站正式運營,取名“Photocome”。

  讓柴繼軍和同伴們沒有想到的是,從正式上線運營的第一天起,Photocome就開始為柴繼軍和他的攝影師朋友們創造收益,新浪成為他們圖片的第一位買家。

  “很感謝當時單位的包容。”柴繼軍説,“儘管網站2000年就成立,但自己仍然對創業沒有完全的信心,所以沒有離開報社的崗位。”2003年,由柴繼軍和同事共同完成的作品“山西繁峙礦難系列報道”獲得了第十三屆中國新聞獎一等獎。

  2005年,柴繼軍終於下定決心,從原單位辭職。“上交記者證的那一刻,各種複雜滋味在心頭。”柴繼軍説,“當時也不知道怎麼跟我媽解釋,就説我要去賣圖片了。我媽説,你是不是瘋了?”

  從圖片交易網站到上市公司

  每一個曾在北京工作的上班族,或許都會有關於早高峯的“恐怖記憶”。地鐵里人潮攢動,下車乘客被擠回車廂的情景常有發生;路面上車流湧動,兩公里的路堵上半小時也不必大驚小怪。行色匆匆的腳步聲、早餐攤販的叫賣聲、汽車鳴笛引擎聲交織在一起,並不和諧的交響樂拉開了北京生活的序幕。

  不過,或許因為四周居民區環繞且不臨主街道,位於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北路的電通創意廣場卻在嘈雜的北京清晨獨享一份清淨。視覺中國的總部便坐落在這裏——以視覺中國為原點,連接的是全世界1.5萬名簽約攝影師、藝術家,1億張圖片、百萬條視頻及音樂素材,併為多家媒體、政府機構、企業、廣告創意及公關公司等用户提供優質視覺內容。

  視覺中國副總裁王剛在此前接受採訪時介紹説:在電影《赤壁》中就用了大量從視覺中國購買的鏡頭表現場景變化;電影《雲水謠》中雪崩的鏡頭也是從視覺中國購買的;北京電視台《每日文娛播報》中的素材,很多來自從視覺中國的內容庫。再比如,尼克松訪華時期的珍貴影像素材,視覺中國都有代理權。

  2005年從媒體辭職全心投入到視覺中國後,柴繼軍和他的團隊迎來了飛速發展的時機。當年,與全球最大的數字影像公司Getty Images成立合資公司華蓋創意,專注創意內容,進入商業市場;2012年,收購兩岸三地最大的娛樂素材供應商東星娛樂,進入娛樂行業;2014年,視覺中國集團實現營業收入3.9億元,重大資產重組成功,借殼上市,成為A股唯一一家基於互聯網的文化創意產業上市公司。

  “我們就像撿芝麻的公司,把那些芝麻全部撿到一起。”柴繼軍和他的夥伴們用十多年時間,將一個大多數人看不上眼的圖片生意作成了一個高門檻的視覺影像數據生意。再一次接受採訪時,他驕傲地説:“從2000年到現在,中國和全球重要事件的影像,我們這兒都有。”

  “視覺的需求這些年有爆炸式的增長。”柴繼軍説,“移動終端、互聯網更多地要求淺閲讀,這是瀏覽的時代,圖片、視頻於是扮演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我們是在準確的時間點出現,同時也順應了這個潮流,可以説抓住了一次又一次發展的機遇。”

  柴繼軍介紹説,如今視覺中國已經不再只侷限於圖片、視頻等內容的互聯網交易,而是圍繞“視覺”這一核心業務,形成以視覺內容與服務、視覺數字娛樂、視覺社交社區為核心的三大業務板塊。

  在“視覺內容與服務”板塊,重點推進視覺素材轉化為視覺產品的研發和整合營銷的開展;在“視覺數字娛樂”板塊,重點推進從IP引進、創意策劃、建設實施、運營管理的生態打造,並通過社會資金的引入和基金管理公司的模式,保持在這一板塊的輕資產業務形態;在“視覺社交”板塊,重點進行國家智慧旅遊公共服務平台項目建設,以保證按照《特許經營協議》的約定保質按時完成該項目的開發、建設和初步運營工作。

  少談戰略,多一點專注精神

  作為11月11日“敢·愛”未來創客實驗室總決賽的夢想導師,談到自己成功的創業經歷,柴繼軍把很大一部分原因歸功於“運氣”。“運氣就是在恰當的時間,找到恰當的人,做一件恰當的事。”柴繼軍這樣對自己的運氣下了個定義,“這事兒早一天辦不成,晚一天也不行”。

  “在我之前,其實已經有人想到了要做圖片生意,但是沒做成。”柴繼軍説,在互聯網產生之前,商業創意圖片主要靠拷貝正片和產品圖冊,而編輯類圖片需要通過龐大的衞星系統傳輸,只有路透社這樣的大機構,才能付起昂貴的傳輸使用費。但2000年剛好是互聯網在中國蓬勃發展的開端,互聯網則將圖片數字化,輕鬆上傳下載,徹底打破大機構對圖片市場的壟斷,孕育了蓋蒂圖片社這樣的圖片集團。

  今天,“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大潮對於所有創業者來説同樣是一個很好的機遇。柴繼軍建議參加未來創客實驗室總決賽的年輕創業者們:“多一點專注精神,少談戰略。像我們做文化創意的,我覺得不做個二三十年,根本不算文化企業。”

  作為轉型成功的媒體人,柴繼軍談到當今報社攝影記者與圖片編輯的發展方向時舉例説,許多業餘愛好者的攝影設備絲毫不比專業人士遜色,拍攝水平亦然。加上新媒體的崛起,以前被媒體壟斷的傳播渠道也已開放,在視覺中國這樣的平台上,業餘愛好者的優秀作品可以直接被圖片需求者找到,供職於媒體和機構的專業攝影師面臨空前挑戰。

  “可以預見的是,行業對職業攝影師要求會越來越高。”柴繼軍表示,未來攝影師自由化將是趨勢,很少依附於某個機構。這就要求攝影師有明顯的個人特色和突出能力,比如擅長拍攝某個領域,或是在行業裏擁有深厚人脈和客户資源,以此作為自己的“護城河”。

  雖然現在人們的專注點已經從傳統媒體轉到互聯網,但柴繼軍相信,無論時代如何變化,人類對“視覺”——“眼球注意力”總是有需求的,並且這個需求會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