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紀錄片產業:幾多歡喜幾多愁

2015年11月18日 16:35 來源:光明日報

    日前,中國紀錄片界的第一個學術基金正式成立:由華夏五維文化產業股份有限公司向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基金會捐資兩千萬元人民幣,建立“中國紀錄片發展基金”,以支持北京師範大學紀錄片中心的學術研究、人才培養與項目孵化。10月26日,被譽為“中國紀錄片第一股”的三多堂傳媒啓動新三板做市交易。隨着資金的大量湧入,原本蕭條的紀錄片產業重新活躍了起來。“受眾對紀錄片越來越喜愛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張同道説。

   

    資金不再成為困擾

 

    不久前,紀錄片《喜馬拉雅天梯》在影院上映。這部拍攝於世界之巔的紀錄片背後是巨大的資金投入:從最初300萬元的預算,最後不斷加碼至1300萬元。如此大規模投入,似乎預示着紀錄片製作“不差錢”時代的到來。其實,這種局面可以追溯到2012年開播的《舌尖上的中國》。自《舌尖》播出以來,其“投資千萬元,盈利過億元”的高回報率便吸引了四面八方的資金注入紀錄片市場。據相關資料顯示,《舌尖》推動中國紀錄片投資開創了“從2009年不到5個億,到2012年接近20億元”的新局面,幫助紀錄片走出了長達十年的艱難時期。

   

     一直以來,紀錄片行業都面對着人才缺乏與資金短缺的兩大痛點。而如今,在國家政策的扶持下,在資本融入與產業升級的背景下,金融開始與紀錄片握手,資本市場對紀錄片未來的信心在攀升,倒是“缺人才”的問題日益顯現。據悉,目前除了在紀錄片製作上出現“不差錢”情形,在紀錄片學術研究領域,資金注入也讓不少紀錄片研究者看到了希望。張同道説:“新成立的紀錄片發展基金力求推動中國紀錄片從目前的‘精英事業’向‘大眾事業’發展,吸引更多的公眾用影像的力量見證歲月並記錄生命。”

 

    “眾籌”帶來新希望

 

    今年大熱的國產動畫電影《大聖歸來》,創造了中國電影眾籌史上的第一次成功:89位眾籌投資人,合計投入780萬元,而根據影片票房接近10億元的上佳表現,預計眾籌者最終可獲得的本息為6000萬元左右。作為一種全新的籌資方式,眾籌也為紀錄片行業指明瞭道路。

   

     10月16日,《喜馬拉雅天梯》以“紀錄電影”的身份走進大眾院線,接受觀眾檢驗。數據顯示,《喜馬拉雅天梯》上映前三天,北京僅有兩家影院排映這部紀錄片,即便是首映日,大部分院線也只在上午排了一個場次,黃金場次的下午和夜晚時段幾乎沒有排片。而在一些小城市,院線更是採取了“零排片”策略。但就在影院排片量少之又少的情況下,一部分觀眾的觀影熱情重新點燃了創作團隊的信心。《喜馬拉雅天梯》導演蕭寒表示,上映前團隊專門在網絡上發起一次眾籌,結果令他大為驚喜:原本擔心沒人來看而設定的60人眾籌目標很快達成,並且追加到100位眾籌人,得到了90萬元的第一筆預售資金。

 

    在江蘇省淮安市,限於院線的“零排片”,想看《喜馬拉雅天梯》的觀眾僅用三天的時間就自發完成了一次眾籌:“我是一個紀錄片愛好者,一直希望好的紀錄片可以在影院裏播出。最近我發現了一部精彩的片子,就是《喜馬拉雅天梯》。這是一部關注登山向導的紀錄片,如果你希望在影院看到它,就和我一起來包場吧,35元每人,我需要100個和我一樣支持國產紀錄片的你。”這個帖子出現在國內某電影論壇,帖子下附有二維碼圖標,掃碼就可以加入微信羣組,任何人都能成為該眾籌計劃的一分子。最終,觀眾通過與影院協商,順利觀看到影片。蕭寒表示,雖然與商業電影相比,《喜馬拉雅天梯》上映至今,票房只有千萬元,顯得有點慘淡,紀錄片市場的前景也依舊不容樂觀,但“眾籌觀影”的新鮮方式,卻讓紀錄片工作者看到了希望。“結局到底如何,誰也不知道,但還是希望能稍微地撬動一點電影市場,讓紀錄片人增強信心。”

   

    “互聯網+”助力紀錄片發展

  

      一系列的利好政策正在喚醒沉睡已久的中國紀錄片市場,但與國外成熟的紀錄片市場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宣傳司司長高長力表示,“北京、上海、湖南三大紀實頻道雖實現上星,但落地還未解決,未能形成品牌。中國紀錄片要尊重傳播規律,在政府的推動下,才能易於在全國乃至全世界更好地傳播。”自2011年中央電視台紀錄頻道開播之後,國家廣電總局連續出台一系列促進紀錄片發展的政策。幾年前,《舌尖上的中國》播出,不僅成為風雲一時的文化現象,也凸顯了品牌的文化影響力和產業價值。《舌尖》兩季產值超過5億元,這讓人們對於紀錄片的前景產生遐想。然而,與英國BBC、美國探索頻道、國家地理頻道、日本NHK等知名品牌相比,中國紀錄片的品牌化才剛剛上路,《舌尖》只是一個孤獨的案例。中國紀錄片產量可稱大國,2014年播出紀錄片達75800小時,其中首播量為18000小時,但其中真正有文化影響及產業價值的不足200小時。當下中國紀錄片快速發展,衞星頻道增加,投資熱情提升,但品牌的建設之路才剛剛開始,任重而道遠。

    

    在北京紀實頻道總監陳大立看來,目前中國紀錄片播出渠道較為狹窄。國內的紀錄片行業一直以來都存在“重創作、輕傳播”的問題,而受制於多種因素,國內的紀錄片傳播平台始終十分有限。伴隨着網絡的普及以及“互聯網+”趨勢的形成,紀錄片正迎來難得的傳播機遇。藉助全媒體優勢,在紀錄片創作、開拍、播出各個階段都可以利用微博、微信等新媒體加以宣傳、推廣,形成傳統電視媒體與新媒體立體式聯合傳播的強大合力。

   

    紀錄片與新媒體傳播“聯姻”不是簡單地相加,更多的是一種裂變式的傳播、全面式的推廣、立體化的包裝、互動化的催化。正如鳳凰視頻總編輯張劍鋒所言:“如果説兩者是聯姻關係,那麼紀錄片與新媒體傳播、傳統媒體與新媒體的融合是‘情投意合’‘惺惺相惜’而非‘亂點鴛鴦’,這場聯姻將會創造出你所不知道的奇蹟。”

   

     在這個“互聯網+”的時代,資金不再困擾着紀錄片的發展,“眾籌”模式隨處可見,並受到了紀錄片人的認同。與此同時,未來紀錄片將擁抱新媒體,藉助新媒體的力量,創造出一片新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