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面對“互聯網+”傳統文化產業園區勇進還是退守

2015年11月17日 11:16 來源:中國企業報 崔敏

  中國有五千年的歷史積澱,傳統文化博大精深。然而,隨着高科技、互聯網的發展,傳統文化在傳承上正面臨着脱節,有的傳統文化正在“丟失”,以傳統文化為主題的產業園區也正在經歷蜕變之痛。好在“互聯網+”為傳統文化產業的轉機帶來可能,尤其是近期發佈的“十三五”規劃,對文化及文化產業至少有兩處重要提及。從這兩點看,文化產業的發展,不但有強烈的政策預期,還孕育着強大的市場驅動力。

  傳統正在迷失

  樂清咔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咔咔公司)總經理管小弟近日多次往返於北京和西安,忙着籌備和參加在國粹苑舉辦的第三屆國際印章展。

  印章、書法、繪畫、詩歌並稱中國四大傳統藝術。印章是真正的中國特色,從古代皇帝玉璽到九品芝麻官的官印,從大元帥的帥印到文士們的閒章。現代中國“章”更是發展到了空前絕後的地步,各部門各單位總有數枚紅彤彤的大印。

  “印章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然而隨着互聯網的發展,印章所代表的唯一性、權威性和文化性正在丟失。”管小弟認為,電子印章和簽名興起,嚴重衝擊了傳統印章行業的發展。

  這只是傳統文化的一個小小縮影,傳統文化產業受到衝擊的同時,為數不多的傳統文化產業園區也正在經歷蜕變之痛。

  中央財經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分析,國內很多文化產業園區是以物業盈利模式為主,但隨着經濟下行、房地產經濟增長乏力,再加上各種形式的文化孵化器和雙創空間在國家扶持下發展迅速,對文化園區造成的壓力和挑戰很大。

  與北京國貿隔街相望的國粹苑,作為朝陽區文化產業的專業園區,是一座典型的中國古代傳統文化產業園。國粹苑品牌中心總監劉建宇介紹,國粹苑前期投資達8億元,建築面積近11萬平方米,由仿古樓羣以及上萬平方米的休閒廣場、中央戲台組成。

  據介紹,國粹苑經過5年發展,已形成一定的產業規模,現已進駐世界沉香主題館、紅木生活主題會所、瓷文化主題會所、休閒時尚主題會所、藝術名家名品主題館、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藝術殿堂、世界華人藝術品珍藏館、古玩玉器主題館等。

  國粹苑藝術殿堂已入駐了上千位藝術家及藝術機構的近萬件作品,覆蓋了藝術品市場的各個門類。2012年文化部授予國粹苑第五批“國家文化產業示範基地”稱號。2013年被北京市朝陽區旅遊委授予 “北京市朝陽區文化旅遊示範單位”,作為朝陽區首批文化旅遊示範單位在全市率先推出。

  中國印章行業協會祕書長李瀟君説:“我們連續三年在國粹苑舉行國際印章展,園區為我們提供比較優惠的租金和配套的管理服務,國粹苑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精髓的定位也與我們的需求吻合。”李瀟君介紹,隨着國家對文化產業的大力支持,各地大大小小的文化園區興起,但很多是概念炒作,也存在嚴重的泡沫。“我們希望踏踏實實傳承中華文化的園區能夠為我們這樣的行業對接到更廣闊的市場和資源。”

  讓“國粹”時尚起來

  對傳統產業而言,“互聯網+”是新生事物,但對傳統文化而言不是顛覆,而是換代升級。對此,劉建宇分析認為,這幾年是互聯網對傳統文化產業影響極為突出的時期,某種程度上説,互聯網正在對傳統文化產業進行再造,傳統與新興領域的融合也正在發生。

  隨着“互聯網+”戰略的發展,國粹苑也積極變革,擁抱互聯網,促使傳統模式逐步升級。國粹苑開闢了品牌網站及微信公眾平台,線上可實現即時交易,並且更加重視用户體驗,體現“內容為王”,抓住行業融合的新契機,開展了一系列品牌營銷活動。

  管小弟表示,中華文化要傳承,更要與時俱進。比如説傳統印章的防偽技術要求很高,真偽甄別複雜,費用過高。而在現代技術下,完全可以將傳統與科技的優勢結合起來,在傳承中國印文化的同時,實現印文的防偽。他以咔咔印章為例,咔咔為印章發明“G串碼”,讓每個刻出的印章都有唯一的身份識別,又可以通過APP和雲端為持有人提供增值服務。

  “傳統文化園區也一樣,在互聯網時代,轉變思維,將傳統文化與互聯網結合起來才能有更好的出路。”管小弟認為,利用互聯網或許能更加廣泛的傳揚中華文化。

  魏鵬舉也表示,從“十三五”規劃來看,國家將文化產業作為國民支柱產業的基調是確定的,傳統的文化園區不做大的調整和改善,不做創新是很難抓住機遇的。

  有內涵方耐久

  劉建宇坦言,當下高端文化市場消費疲軟,國粹苑與潘家園、老北京古玩城相比,是比較年輕一代的古玩、藝術品市場,而現在整個古玩藝術品市場在調整,國粹苑如此大的體量,其運作之難可想而知。

  “一些商户收縮規模或者撤離,主要是因為市場不景氣,商户迫於自身經營的壓力難以為繼。目前全國各地的古玩市場都面臨這一問題,很多外地的古玩城都已經倒閉,這是市場自我調整的結果。”劉建宇説。

  據介紹,國粹苑不可能在已經很擁擠的古玩市場跟老市場搶奪,分一杯羹,所以必須要開闢新的途徑。除了商鋪,國粹苑還有5000平方米的國際展廳、國際拍賣廳、報告廳,設有國粹大講堂、國粹大劇院、國粹書畫院。國粹苑未來不會禁錮在高檔藝術品交易,還會向各個文化業態發展,策劃多樣化活動,豐富園區的文化內涵,會積極引進包括各類文化展覽、講座、筆會、交流。

  “未來,國粹苑會着重於打造集娛樂、休閒、養生、旅遊、購物於一體的文化產業基地。”魏鵬舉表示,以傳統文化為主題的園區要有文化根脈、樣態,比如鳳凰古城和平遙古城,這樣的遺存本身有場所上的吸引力。在國際化、市場化的道路上,專家也在持續探索。類似國粹苑這樣的仿古文化建築羣類園區,首先沒有傳統文化遺存,並且傳統文化產業化程度高的項目本身就不多,所以要想突破這些桎梏,就要轉變為有傳統文化活力的社區、社羣。另外,將中國的國粹同世界精粹薈萃,比如中國的銅藝和墨西哥的銅藝彙集在一起,一方面可以形成產品帶來收益,另一方面也可以形成旅遊吸引力。